期待您的下次光临
您确定要退出百体?
确认
取消
处理中,请稍等...
确认
欢迎登录百体
如果您还不是百体会员,请先注册
确认
取消
登录中,请稍等...
注 册

(高安全度的密码能有效的保障您的用户信息安全)

(高安全度的密码能有效的保障您的用户信息安全)

完善以下个人资料,可以享受更多会员特权

(百体会不定期举办线下活动及寄送会员礼品,正确姓名至关重要)

(根据您的性别,百体会邀请您参加适合您性别的活动)

(根据您的性别,百体会邀请您参加适合您性别的活动)

(百体会不定期发布会员优惠短信及会员活动通知)

(当百体在您所在的城市举办活动,我们会邀请您参加)

(百体会不定期向会员寄送礼品,正确的地址至关重要)

(百体会根据您的教育程度,组织相应的会员聚会)

(百体会根据您的收入水平,组织相应的会员聚会)

另外,您还可以加入百体会员中心的其他俱乐部:

确认
取消
请稍等,注册中...
百体欢迎您
确认
取消

乱象横生“虫草热”导致高原生态危机

  冬虫夏草有“软黄金”之誉,今年以来其身价一路飙升,在中秋、国庆期间更是创下历史新高。畸形的高价格,直接导致了囤货、炒作、造假等虫草市场的乱象,而“虫草热”导致的高原生态危机更令人忧虑。

  虫草已陷入“越少越贵、越贵越挖、越挖越少”恶性循环

  冬虫夏草是一种体内有寄生真菌的虫草蝙蝠蛾幼虫,冬季潜伏土中,到了春夏之交,真菌从虫体顶部长出地面,发育成草状,故有“冬季为虫、夏季成草”之说。我国虫草资源主要分布于海拔3500至5000米的青藏高原地区,核心产区是西藏那曲、昌都和青海玉树、果洛。

  西藏农牧厅提供数据显示,今年西藏各虫草产地均不同程度减产,其中昌都产量仅为去年50%左右,那曲虫草减产两成左右。青海省草原监理站站长蔡佩云说:“今年无疑是虫草‘欠年’。青海玉树、果洛等主产区虫草产量比去年下降30%到40%。”

  专家研判认为,今年全国虫草总产量不足100吨,是近年产量最少的一年。中科院专家对青藏高原虫草研究基地观察表明,由于人口增加、气候变化和采集强度过大,与30年前相比,我国虫草资源量已陷入“越少越贵、越贵越挖、越挖越少”的恶性循环,其中12个样地虫草平均产量只有过去的9.94%,部分样地资源量不足30年前的2%。

  身价十年涨10倍 虫草造假渐成风

  在全国最大的虫草交易市场——西宁勤奋巷虫草市场,45岁的回族虫草商人马生科说,在青、藏等虫草主产区,价格主要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。目前每500克数量为900条左右的虫草,价格达11万至12万元;即使是每500克2200至2300条等级较低的虫草,平均售价也需五六万元。总的来看,现在各种规格虫草价格比去年上涨1万元,比2010年涨了2万到3万元,是2003年的10倍左右。

  “虫草如今不仅成为商家的‘摇钱树’,还是投机者的‘敲门砖’。一些人通过囤货、炒作、造假等手段牟取暴利,虫草市场乱象丛生。”为增加虫草重量,一些经销商轻则掺水,重则添加铁丝、金属粉,更有甚者直接对虫草注水银。在最近的拉萨市场上,还发现用面粉制成的假虫草。此外,在虫草涨价过程中,“打白条”交易成为经常现象,一旦发生坏账,上游资金链面临断裂之虞。

  “虫草热”导致高原生态危机

  青藏高原作为“世界屋脊”“地球第三级”,其生态环境变化对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有重要影响。由于人工培育虫草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,在这样的区域大肆采集虫草,对高寒草甸、江河源头的破坏显而易见,而且很难有效恢复,令人担忧。

 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杨大荣说,每年5月到7月,青藏高原虫草主产区会迎来“挖草大军”,每挖一根草,就得掘地8至12厘米深,刨出约30平方厘米土壤,留下坑洞。无数坑洞周围寸草不生,水土流失严重,不断退化、沙化,可能延伸扩展至整片高原草甸。据测算,每年挖取虫草破坏草地约135万平方米,再加上被践踏、车碾的面积,破坏草原在200万至350万平方米。

  近几年,青、藏、甘等省区采取“外禁内限”措施规范采挖行为,取得一定效果,但“包山行为”开始凸显出来。李玉玲说,2008年青海省海南州的河卡山被包给甘肃人采挖虫草,2011年这一行为蔓延到果洛州,今年更延伸至玉树地区。受经济利益驱使,个别老板承包草山后,不控制采挖人数、管理无序,对植被破坏很大。(来源:新华社)

分享到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