期待您的下次光临
您确定要退出百体?
确认
取消
处理中,请稍等...
确认
欢迎登录百体
如果您还不是百体会员,请先注册
确认
取消
登录中,请稍等...
注 册

(高安全度的密码能有效的保障您的用户信息安全)

(高安全度的密码能有效的保障您的用户信息安全)

完善以下个人资料,可以享受更多会员特权

(百体会不定期举办线下活动及寄送会员礼品,正确姓名至关重要)

(根据您的性别,百体会邀请您参加适合您性别的活动)

(根据您的性别,百体会邀请您参加适合您性别的活动)

(百体会不定期发布会员优惠短信及会员活动通知)

(当百体在您所在的城市举办活动,我们会邀请您参加)

(百体会不定期向会员寄送礼品,正确的地址至关重要)

(百体会根据您的教育程度,组织相应的会员聚会)

(百体会根据您的收入水平,组织相应的会员聚会)

另外,您还可以加入百体会员中心的其他俱乐部:

确认
取消
请稍等,注册中...
百体欢迎您
确认
取消

台湾:在垃圾烟囱上喝咖啡

  作为“邻避”(英文Not In My BackYard,“别在我家后院”,简称NIMBY)设施,台北兴建垃圾掩埋场和垃圾焚烧厂时都遭到民众抗议。1998年,台北北投焚化厂开始营运,附近居民观察到当运送一般事业废弃物(医疗废弃物、轮胎等)的垃圾车进入焚化炉时,臭味会更浓。这中间有很大的经济动因:医疗废弃物处理一吨要5万元新台币,如果偷运进入焚化炉,处理成本只需两千元,却给周边环境带来恶劣影响。于是,居民们自发性地联合社区中的教授、老师、退休的公务员和企业人士,甚至还有检察官,组织了一个称为“唭哩岸环保志工团”的环保团体,长期对北投焚化厂进行监督。

  召集人王培英表示,志工团工作内容是,积极做社会环保教育,倡导居民做好垃圾分类、资源回收以及垃圾减量的工作;监督焚化厂及相关单位,做好环境污染防治措施,并督促当局对居民的健康做病理医学研究。

  王培英表示,他经常半夜带着团员和检察官去突击北投垃圾焚化厂,被查获的非法垃圾,包括废轮胎、废电缆、土壤,甚至有医疗废弃物,因此,“那些违法业者,现在‘跑路’的‘跑路’,被抓的被抓。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很踏实地监督焚化炉,这样我们所吸的空气才会新鲜一点。”

  民间与当局达成共识

  台北市有三个垃圾焚烧厂:内湖(日处理900吨)、木栅(日处理1500吨)、北投(日处理1800吨)垃圾焚化厂,日处理能力4200吨,现在饱受垃圾不够烧的窘境,要轮流停炉休息。另有一个填埋场:山猪窟垃圾掩埋场,1994年每天掩埋垃圾2501吨,到2010年日掩埋量仅为59吨,垃圾锐减97.6%,仅填埋焚烧后的剩余物和作为应急处理设施。

  台北市仅有260万人口,即使按每人一公斤垃圾产量计算,当年按照4000吨处理能力建焚烧厂都大大过剩,为何当年决策要建超需求的焚烧厂?对于这个疑问,台北市环保局局长吴盛忠告诉本报记者,“10年前觉得会不够用,准备总共盖5座垃圾焚烧厂,现在反而3座还多了,有的厂可能要慢慢做转型,成为博物馆、环境教育中心。回头想想当初的焚化炉发展政策,应该是在建造焚化炉之前先做垃圾减量;如果不减量,以我们的环境承受能力,能盖多少座?”

  台湾环保组织绿色公民行动联盟协会监事陈建志认为,正是民间团体对垃圾处理设施的监督与参与,令当局逐渐吸纳了民间社会的诉求和理念,制定“零废弃政策”,这项政策将过去着重废弃物末端处理的方式,转变成源头减量与回收再利用的管理方式。“目前在源头减量上基本上做到了预算公平,堆肥和资源回收,会有奖励和补助;不建焚烧炉的地方,要转运到外地焚烧,会有补偿机制。”陈建志说。

  最终,民间与当局达成了共识:不是更多的焚化炉,而是更少的垃圾,乃至零垃圾。(来源:《广州日报》)

分享到:
返回顶部